独酌独醉独醒觉

无论世界怎样,有灵魂的人始终会不断追求。无论众生如何,有信仰的人永远不会轻易言败。

 

【谢乐】举世无双 - 2

(以乐无异妹妹的视角来写。短篇,未完。)

码字BGM:懐かしい人々

【前文链接】【谢乐】举世无双 - 1


乐无异果真次日便启程要走,临走前瞥了一眼,见她站在院内,抱着木娃娃,有些失落地望着他。他叹了口气,走过去,蹲下,与她平视。

懒洋洋散着步的“肉包”见状也赶来凑热闹,它缠在两人脚边,慢悠悠围着转,隔一会儿便喵呜一声。而她依旧只注视着她的小哥哥,长长久久,闷声不吭。大抵对她来说,他始终是与自己隔着一段距离的人。

事实证明,孩子的感觉就像猫一般敏锐。他与她确无血缘关系,可此时她并不知道。她一生都不会知道。当然,这些,其实也并非关键因素,更主要的阻隔,还是那十九年。

 

他不常出现,偶然出现了,便以一个精致美丽的身影堂而皇之地挤进她的视野。她喜欢他的笑容,喜欢他身上平和的气韵,喜欢他同她说话时那绵薄如雨的声调,喜欢他送她的礼物。可她就是难以亲近他。

他不知是不是看懂了她的小心思,轻拍了她的肩,像安慰,更像哄,他说:“你要长大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句。她又没哭,也没闹着要什么。小孩皆天性单纯。委屈跃然她之面上。

乐无异眉目一弯,也不做什么,就那样看着她,“我是说,哥哥不在家里的时候,你能不能代替哥哥……好好照顾爹和娘亲?”语气恳切,甚至带有几分讨好。

不过读数到十,她又一次点了头。他的眼神、气质、声音……一切都带有种说服人的魔力。其实她不过四岁,又哪里懂得照顾人?可她就是想答应他。

他显然很高兴,高兴时笑容愈深,上下嘴唇勾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仿佛昼日底下的一条河。他再一次摸摸她的头,“好无双,哥哥下次回来,给你带礼物。”

他挠了下“肉包”,就真的转身离开了。

 

两年后的某日,府里来了个女人,年纪不大,其实被她唤作“姐姐”也无碍,只不过这人与一般大家闺秀有些不同,既不着繁复的女裙,也不施粉黛,反倒一身红白戎装,气势凛冽。

她远远望去,只见那女人眉宇间拢着一股英气,威严自生,让人入目深刻。她不知不觉便着了迷,收不回视线,可这般毫不掩饰的窥视终被发现,她下意识想往门后躲去,然对方以冰雪消融的一笑阻止了她。

“你一定是无双妹妹。”

竟是一样的人。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本事。于是,她挨着树身,捏紧手指,怯生生地点头。

“我是闻人羽。”她如此说道。

她愣了一愣,又点头。

 

闻人羽是来找乐无异的,可乐无异不在。她便欲告辞,却被傅清姣以摧枯拉朽的热情强行留在了府上。

她在院里玩时,听到傅清姣一字一顿地嘱咐吉祥:“好生招待闻人姑娘,半点不得怠慢……这可是我儿媳妇。”

她眨了下眼睛,脑里画面是闻人羽提着缨枪的模样,她不得不觉得,他们确实很登对。有这样一位嫂嫂,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她很期待。

四天后,乐无异回了定国公府。

 

乐绍成原本在江南跑生意,也不知怎么的,就被傅清姣一日三信地催回来了。

当晚一家其乐融融地吃饭,傅清姣是席上最忙碌也最有精神的人,一边给众人夹菜,一边该审问的审问、该关心的关心,从“异儿你这两年又跑哪去了”到“闻人姑娘那屋子你住得还习惯吗”……

有条不紊,经验老道。

乐绍成这时明智地选择了装聋作哑,而乐无异在报了一串地名后正想详解他都在那些地方做了什么偃甲那些偃甲怎么做的有什么用时,就被傅清姣以雷刃般的眼神阻断下文,闻人羽则微微浅笑,简短地答了话,又礼貌地感谢了一番,就不吭声了。

眼见时机成熟,傅清姣便提声道:“异儿,你和闻人姑娘的婚事也该操办了……”

乐无异正往嘴里扒饭,一下咳得厉害,想抢过话来却毫无机会。傅清姣捏准了这时机,将视线移转至闻人羽的脸上,一派和蔼可亲却势不可挡的慈母状。

闻人羽并不惊慌,也不露一丝羞怯,她神色淡然,道:“乐夫人,恐怕我的回答会令您失望……很抱歉,但我并无嫁予无异的打算。”

满座皆寂,天罡女子清秀的面容在烛光中纷黄温静。

“我已决定,将我的一生都献给百草谷天罡。”

“可是……”傅清姣仍有些不能相信。她眼前这一对璧人,既共过生死患难,也在岁月的沉淀中相知守望,为何却没有走到一起?

闻人羽接着说:“相夫教子,也是一个选择,我明白……关禁闭的那三年,我仔仔细细地想过了……答案是,我更想做另一个选择。”她顺着眼角,挑高了眼皮,看向乐无异,此时乐无异回给了她一个理解的笑容。

“一个比相夫教子更难,却或许更适合我的选择。”

心已明,意已尽。

声音戛然而止,晚宴也止。

 

她很早便回屋睡了,可后来,又忽然醒了,她的屋子刚好临着后院,而此时后院有人正轻声细语。

男人说:“谢谢你,闻人。”

女人问:“谢我什么?你也早已有了决定,不是吗?”

男人停了一停,“谢谢你……让我下定决心。我真是……一直都不如你。”

女人笑:“这般妄自菲薄,可不是我认识的你。”

男人语重心长地说:“无论如何,你是我这辈子遇到最好的女孩子。”

女人放轻了声,“谢谢,这也应该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高赞赏。”

 

她翻了身,想继续睡,却无论如何都意识清醒,只好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

屋外,乐无异沉声道:“我相信,你我于今日所选的道路,也必将于未来某日成就我们的无悔。”

 

她靠在床脚处,抱着棉被,突然觉得今夜有些凉。

闻人羽说:“若你有事,尽可传信至百草谷。你知道的,无异,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乐无异在月光下拉开笑颜,“我知道。”

他们相视一笑。无疾而终?不,这朵花,或许早以别样的姿态盛开过了。

 

她重新躺下,盖上被子,不满足,又将被子往上拉扯直至覆盖面上。没过一会,她鼻子酸得发疼,又不得不伸手揭开。

她不明不白,心却好难过。她还很小,可她知道,她喜欢的这两个人,是不会在一起了。她将不会有一个身着红白戎装的嫂嫂。

那么,她会有其他样子的嫂嫂吗?她觉得,可能也不会有了。

那么,他现在所做的这个选择,就是他最想做的选择吗?

她放弃去想。

 

她后来还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终于还是披了衣服走到屋外,自然而然要走去找娘亲。她的娘亲会给她讲故事,哄她睡。

她走到了爹娘的房前,见房里烛光依然,两道人影映在窗上。

她的爹爹叹了口气说:“无异他长大了,你就别管他了。”

她的娘亲却哽咽了:“我不是想管他……我只是……小时候,他就一个人玩,长大了,出去游历了一圈,回来了,怎么又是一个人……他看着那么孤单,我心里难过……”

“唉,夫人,这真的不是你能改变的事。”

她最后还是没有敲门,只静悄悄走回自己的屋里。

 

她躺在床上,想到了哥哥同她说的那句话。

你要长大了……

想到了入眠。

 

第二天清早,闻人羽便向二老请辞,这一次,傅清姣也不再留她,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始终很惋惜,很遗憾。闻人羽却也不说什么。

临走前,闻人羽来找她,且将一对金麒麟给了她。

“无双妹妹,我和你哥哥商量过了,决定将这对麒麟送给你。”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遇到了喜欢的人,就可以把其中一只送给他。这是两心不渝的意思。”

然后,闻人羽便走了。

她举着那对沉甸甸的金麒麟,想到了昨夜听见的那些话语,那些她半懂不懂的放手和伤悲,突然便哭了。

她觉得,长大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