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酌独醉独醒觉

无论世界怎样,有灵魂的人始终会不断追求。无论众生如何,有信仰的人永远不会轻易言败。

 

Robin

Robin,他们像分尸一样剖析你的一切,仿佛只要挂上“抑郁症”三个字,便是等待他们来救赎的苦难者。

真可笑啊。这世上那么多人,以为透过你的电影,便能读懂你的一切,都是“心灵捕手”,洋洋洒洒一大篇。他们说,噢,可怜的Robin,你以喜剧来掩盖你的悲伤,你是绝世的天才,可让世人发笑,却将自己遗落在了黑暗里。

他们翻看着你的作品,老练地组织着属于自己领域的语言,说,噢,可怜的Robin,你应该躲得远远的,那样你会更快乐。认真你就输了。你何必认真?没心没肺地快乐,多好呀?好像这样苦难便不存在,这样便能保护自己。

我只想到了《死亡诗社》的Cameron,说,都是那个人把我们灌输成这样的,如果不是他,Neil还好好地呆在屋里学化学。——然后就被Charlie揍了一拳。Charlie揍得好啊!

让人作呕啊。以西施捧心的扭态,述说着他们自以为慈悲的同情,末了,还要以一张张世故的脸孔,来表达挽救不及的痛心和遗憾。

我是如此的愤慨,以至于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扔到你主演的电影里,告诉他们,你们看到的都只是角色。是角色!他们怎敢以那些因剧本而诞生的角色来解读一个活生生的人?

世界真是一座殡仪馆,每天都在忙着送别谁。撕心裂肺,落泪,怀念,然后忘记。循环不止。

谁说喜剧大师的人生就是一场喜剧?喜剧大师……喜剧?大师?这两个词连在一起,本身就是荒诞。

喜剧是什么?是把苦痛掩盖,只让人看到欢笑的一面。

观众抚掌捧腹,因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不到苦痛。他们投入其中。就像世间只剩下好人,善良,幸福和美好。坏人,丑恶,阴暗和苦痛,都蒸发了。

可主演者却不能。他知道他在表演。表演就是他的职业,舞台是他的生命。他从一开始,承担的就是全部,是喜与悲,是无死角的一个世界。怎么能苛求他也像观众一样?

说喜剧就是折磨自我给人看,供人取乐——不,亲爱的,我不认同这个观点。如果你开始看到了喜剧背后的悲伤,那其实就像你不再沉迷于电影里炫目的特效,你发现那些都是人为造出的,并不是真的、自然而然发生的,也像你看到了那个光芒万丈、仿佛无所不能的主演——那廉价的替身。

对的,它们一直存在。只是过去你没有看到,或不愿看到罢了。

喜剧大师?真的明白这个人?真的明白吗?

人们已经开始讨论,戴着【喜剧大师】这一顶帽子的Robin,却选择自杀来了结生命,他跟他的那些“正能量”电影是多么格格不入,他摧毁了那些从他身上获取能量的人,那些因受他影响而积极、快乐的人……这真是……天哪……我不能理解。

就如部分人评论《死亡诗社》的Keating,说他对Neil的死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原来释放一道灵魂也是罪。也许像一个傀儡,奉迎着整个世界地笑,才是最佳选择?哈,我不能理解。

我从不觉得长命百岁就是幸福和安稳。有人愿意戴着枷锁,被潜移默化,被改变,然后向世界道一声我很快乐。有人却偏爱烟花短暂的灿烂。

没有Keating,Neil或许会长久地活下去,也或许有一日会承受不住,而选择自杀。未来,谁都不知。我只知道,至少在那一刻,当他说他要当演员时,他是快乐的。

将罪放到Keating的身上,是一件可笑的事。Keating给的,是选择的自由,而不是促使他,去做某一个决定。所以,Robin和他的电影,又对这个世界,负有什么责任?他就是他自己,他也仅仅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