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酌独醉独醒觉

无论世界怎样,有灵魂的人始终会不断追求。无论众生如何,有信仰的人永远不会轻易言败。

 
「魔王」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澤野弘之

我认为,“生命”是一种庄严神圣、且又非常个人主义的东西。一切他人,若试图干涉它、妨碍它、影响它、决定它,便是可耻。一切他人,若试图围绕它(载歌载舞也好,肝肠寸断也罢),评议它,寻其与己的共性,最终从它身上摄取名誉剩余的养分,便是可笑。

但二十多年,看过那么多的生生死死,这出戏却总重复上演。也是最近我才开始想明白,这其中的必然和无常。

为这其实难以明确定义的”生命价值“和”人生因果“,不只一次和好友进行了激烈的争辩。在某些观点上,我是特别执拗的人,吾友亦是,但每次争辩完,彼此都只觉如空梦一场,毫无收获。我其实明白,如此个人主义的东西,从来都是属于各人的遗世独立。

人生这条路,可能真的只有走完了,自己才有资格给它做总结和思考。而生命这样东西,也许只当人到了临死前的那一刻,方现真容。到那时候,无论是批判还是颂扬,是辱骂或是赞美,都已是另一个世界。其实这是属于现代文明的”天葬“。一场人类的盛宴。

Robin死的时候,我心情十分低落。我感觉他像在被肢解。但也许就如普希金的那句诗。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无论临死前那一刻,他的心情如何,如今他对这个世界,也该早无挂碍了。

我们满怀激情地降临于世,最终宁静无声地离去。谁都如此。所以,无论身份贵贱、无论生时为善为恶,谁都注定要被嚼食。明白了这是一个通用于所有人的结局,好像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从生命价值的角度来看待,我觉得,人分两类,一类人追求生前的世界,一类人追求死后的世界。适世者,未必就是不壮烈,不竭尽所能,不能创造出一番精彩;而光阴短暂者,也未必就是一无所获。

常见人问:现实中,我们活着都这么辛苦了,为什么就不能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指的也许是文,也许是歌,也许是精神世界,也许是其它)痛痛快快地幸福一把?

我想纠正一点。

我认为,只要是有认真思考过生命的人,都不会去人为地制造一条幸福与不幸福的界限。何况,现实的苦痛并不会因为人的逃避便灰飞烟灭,而以幻想构设出来的幸福也永不可能变化为真。你恨的人不会因你恨他/她便即刻死去,你爱的人也并不一定会因你爱他/她便爱你。但如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形式,我既无意参合,也无意批判。我对此保持一定的理解。

流泪不一定是悲伤,也有喜极而泣。笑容也不一定意味喜悦,也有强颜欢笑。常低头望向黑暗的深渊,并不一定是心向往之,也有自省和警惕。苦行僧并不是自虐狂。悲观主义的终极也不是悲观。正视死亡,尊重死亡,更是无畏死亡的必行步骤……

最后,我想说,那些站在屋子里品赏春暖花开的人们,未必就是背弃生命,但也请这样的人,不要觉得你身旁那些在屋外狂风暴雨时撑伞出门的人,是怪胎,是对生命的厌弃。

无论什么样的人,结局总归是一致的。

死亡既不可免,那便不妨,让我们在这歧路上,互相微笑致意吧。